心裡,不知道何時開始,擱淺了一個想要行山越嶺,不為了什麼卻純粹只是為了想親自前往而往的計劃。
然而每天睜眼後週而復始的忙碌,漸漸消磨我對遠行的衝動、緩緩平息我情感過於滿溢的期待。

直到這趟旅行終於確定成行了,迢迢南北的舟車將會是我們一家三口即將要面臨的疲累,但我們還是在冬陽蘊釀時分起程。
日月星辰與車窗外呼騰的風塵,陪伴我們越過濁水溪以北的山巒,還有重溪以南一望無際褐栗色的穀草。
同行路上該是單調卻不知何故頻頻繁雜的車陣,拖延我們旅程的時間、還有加重我們疲乏的倦意。
但也許是因為人一旦激遇了叫做「難得」這種酵素,很輕易就能匯成一股意志力,支持自己的軀體與精神,奔馳到下一個驛站。

今晚的驛站是可以俯視高雄港灣的小房間。
眼前,深夜的港口燈火點點。也許是因為風塵僕僕,早早入枕的意識滲入模糊之中。
依稀記得闔眼前心裡覺得暖暖的,因為我滿心期待著當窗外的寧靜轉為朝陽之後,原本一直擱著的小願望將會正式運轉成一連串緊湊卻溫暖的小小旅行.......

清晨海港的霧氣將天際、樓宇、貨輪,甚至海平面染成一片淺紫。

sis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