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Sisly's Mom
2009年的3月17日,是陰還是晴?睡前接到電話時,屏東有沒有下著雨?我什麼都記不得了!
但這不是3月17日的問題,問題應該是出在今年8月就要滿60歲的我。早在記不清楚的幾年前,注意力跟記憶力就都開始迅速退化。我猜我每天都這麼累,一定是因為有一半以上的體力都在抵抗恍神,並且想要力圖振作清醒!我想,我是真的開始變老了!
但有一件事,我一定記得比誰都清楚,今天是我女兒34歲的生日,再健忘的女人都不會忘記自己第一次當媽媽的那一天!
而且我們幾個鐘頭前才通過電話,她說台北現在早晚還滿涼的,她還問我過幾天要去北京玩的東西準備好了沒?但我剛剛忘記問她,生日打算怎麼渡過呢?

台北‧Sisly's Home
2009年的3月16日,再幾十分鐘之後,過了12點就是我34歲的生日了。
我在MSN問著台中的表妹,外婆住院十幾天了,情況好轉沒?她說還好。但她還來不及打完第二句話,就傳來幾個字說醫院來電話了,二舅和二舅媽喚她趕快一起去醫院!....離線。
我還來不及反應台中那端匆忙倉促的子夜,時鐘的分針就默默的跨過了12!
夜貓子的小娃與館長興奮的跑來我身邊跳起大腿舞+肚皮舞,邊跳邊笑得喘不過氣的說:「媽咪,生日快樂唷!」,真的很可愛又很好笑,我也加入一起玩。我邊玩邊想著,今天我有什麼壽星的特權呢?嘿嘿....

台中‧Sisly's young Brother, Tim
小夜班上完後特別累,我卻接到二舅媽的電話而且我要騎著鐵馬趕去醫院。
婆婆這半年來已經急救過好幾次了,我來不及去想這一次的急救跟之前那幾次有什麼不同,因為我正忙著趕去醫院,而且我不是很確定,在半夜有一半以上走道不開放的醫院裡面,要怎麼找到加護病房?
但是當我趕到時,醫生跟我們說已經急救外婆30分鐘左右了,如果再沒有反應,就要請家屬簽立什麼文件之類的。
我跟大家一起沉默的等待著,半夜的醫院真的很安靜,我還來不及喘口氣,我也不敢想等一下被通知的內容會是什麼。
後來,醫生出來了,醫生叫我們大家進去看看外婆一眼,大家都盡力了!
我與婆婆,隔著一道布簾,簾子裡面是什麼?我會看到什麼?看完之後又意味著什麼?
我好想逃離現場,我不想面對,雖然婆婆生前這半年因為病痛,常常惹毛每一個關心她的子女,包括常常跟她相處的我。但是她是唯一跟我最親近而且無話不聊的長者,只是,這一刻怎麼來得這麼突然?昨天還不是好好的?幾天之前大家還開開心心的幫她過了81大壽?
然後,越過二舅媽的肩頭,我看到婆婆躺在噴了血漬的床單上,身形好小,雙腿因為放鬆呈現O型狀,嘴角跟鼻孔附近看得到被擦拭過的血跡。
時間停住了嗎?我竟然還看到葬儀社的人拿了屍袋過來了,我心裡一直大喊「不要!不要!」。二舅媽叫我趕快去摸摸婆婆,但我不敢也不想,因為摸了之後就意味著要把婆婆放進那個袋子裡了,不是嗎?然後呢?要把婆婆帶去哪裡?我想到就忍不住大哭,但是,葬儀社的動作好快,怎麼辦?
我伸出手想摸一下婆婆的腳踝,但距離還差一點點,我得再跨出一步才摸得到。但我的腿怎麼了?怎麼我動也動不了?
我不知道是誰推了我一把,我上前摸到了婆婆的腳踝,軟軟溫溫的,對,這是婆婆的皮膚。不,不對,有溫度而且柔軟的人,怎麼要被裝進那個冷冰冰的塑膠套裡去?
好痛苦,好痛苦的一夜,我永遠永遠都再也不要回想這麼痛苦的一幕了!

3月17日‧Sisly
34歲的生日剛開始進入第21分鐘,我還來不及想好壽星的特權,弟弟從台中的醫院打電話跟我說,婆婆急救無效了。剛剛已經去世了。
掛上電話後,一切已成定局,我也就沒再跟任何守在台中的其他親人聯絡;也不敢打電話給任何正在趕去台中路上的親人,包括我媽媽。
一直等到天亮,再等到中午,表妹打電話來跟我說,葬儀社都已經安排好了,待會兒會email一份行程表給我。
下午、傍晚、天黑後,我陸續接到幾個朋友的電話,以及MSN上的生日祝福。朋友帶來的氣氛很熱鬧,但我的回應很安靜,尤其那個總是很瘋狂的小豆,竟然五音不全的唱起了生日快樂歌,被我冷冷拒絕後還以為是被嫌棄,正打算要換個版本繼續虐待我。
我跟小豆說:「今天凌晨我外婆過世了,真巧!」。電話那頭的小豆不用看也聽得出來,跟其他幾個好朋友的反應一樣,像被澆了冷水的鐵板,ㄘㄘ尬尬的一整個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傻哩瓜嘰的說什麼「節哀」、「不要太難過」之類的話,一整個是亂了手腳!聽得我反而開心的笑了出來!
親愛的小豆,我何嘗願意在即將邁入中年的生日當天,承受你五音不全的折磨?但比起上天如此巧合的安排,我倒寧可聽完妳的歌頌後,高枕無憂的享受美好的今天。
只是,妳的歌沒唱完(如果那真的叫「歌」的話),我的今天也一點都不美好,我甚至希望今天趕快過去,趕快過去!

儀式‧台中
有些場合、有些儀式、有些過程,我們寧可永遠陌生。但前往台中殯儀館的那條路,去年夏天才經過的記憶還很鮮明,就在爺爺的告別式。
上香、默哀、誦經.......
事隔不到一年,今年的春天才剛開始,我們全家又齊聚台中。
4月2日,天剛微亮,刮進中台灣平原上的大陸冷氣團北風,讓台中的春天像冬天一樣冷。館長跟小娃仍在被窩裡熟睡。
比照去年爺爺的告別式,避免那麼小年紀的小娃受到影響,館長在飯店照顧小娃,我和爸媽會合後,一同前往會場。
上香、默哀、誦經.......
家祭、公祭、瞻仰遺容.......
席間坐著從台北「遠道而來」的四叔公(已去世外公的弟弟),對年屆80而且又身患癌症、行動不便的四叔公而言,任何路程都是遙遠與辛苦。他老人家的眼睛及聲帶都因為癌細胞的擴散所以幾乎喪失功能,一大早起身梳洗,搭著兒子的車子,在妻子的攙扶下蹣跚的踏上會場的台階,只為了來給婆婆上支香。民國38年,他們一起走過逃難的路,然後一起落地生根於台灣,一起扶持渡過那段非常艱辛的歲月。
當我一見到四叔公出現在會場,媽媽和其他四位舅舅阿姨們馬上起身相迎,我的情緒第一次崩潰。
那是一種混合了感謝與不捨的感動,我相信,一定是要有非常深厚的情感,才足以讓重病在身的四叔公如此風塵僕僕,只為親手給自己的嫂嫂捻上一柱香。
除此之外,讓我一再崩潰的,還有那些非常撕扯悲痛的儀式細節。
外婆與爺爺告別式的不同之處在於,爺爺的告別儀式在很多細節上是點到為止。
但外婆的告別儀式中有些像是釘棺、火化等....都讓我這個本來就很經不起打擊的脆弱個性,遠遠超出我所能承受的範圍。
不過,壓垮我這隻無用的駱駝最後的一枝稻草,則是棺木送達火葬場之後,我們子孫們一一上香跪別,我以為整個告別式就此告一段落。沒想到,我們大家竟然要圍棺目送棺木送入焚燒爐裡!大家哭天喊地,我根本已經是呆若木雞,全身發抖,太殘忍了,太恐怖了!怎麼會這樣?雖然我們都知道人的一生最終站必是如此,但親手送走摯愛親人的大體進入那口火燄的當下,理智躲到哪裡去了?除非一切從我眼簾消失,否則什麼安慰都幫不上一點忙了!

頭痛‧Sisly
外婆去世後,我的頭就一直痛,從一開始是入夜後脹痛,變成提前到傍晚開始,甚至後來變成睡醒一睜眼就開始頭痛。
以往的頭痛很簡單可以歸類:生理期間或者感冒前夕。而且睡個覺或者吃一顆微量止痛藥就解決了。
但這一次實在痛得太久也太離譜。
西醫的說法是情緒所引起,中醫的說法是壓力;二舅媽的說法是與過世親人的不捨有關。
而這個疼痛持續到告別式當天達到最高峰,直到我離開火葬場,我已經全身虛脫而且發冷。
二舅媽提供我一些民俗療法,說也奇怪,幾片葉子洗淨身體之後,回台北的路上我已經擺脫頭痛了,而且一直到現在,那陣子日以繼夜的頭脹不再復見。
反而是回到台北的家之後,生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病,但生病的過程中,精神卻比前面頭脹痛的那十幾天都還好!
對於那些未知也未見的力量,我不置可否,但心存敬畏!只是如果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感應,那也是因為我與外婆祖孫之情,建立在外婆將我一手拉拔長大,我是她第一個寶貝孫子,是她跟外公曾經捧在手心裡又親又疼的小東西!

感謝
外婆晚年受到病痛之苦,後期都住在三姨家接受全天候的照顧!三姨獅子座的脾氣一向都是刀子口豆腐心,雖然常與婆有意見不合之處,但自從婆離世之後,三姨每天都前往殯儀館,從早陪侍到晚,親手折了上千上萬的紙蓮花、紙元寶、紙衣紙鞋......。她永遠只掛心一件事:「媽,我這樣做妳高興嗎?」,所以外婆的三個女兒中,三姨最晚嫁人,只因為想再多陪媽媽一點時間;連最後一程,三姨也陪得最久!
另外還要感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以愛回報一切的,我親愛的二舅媽!
千古的婆媳問題並沒有削減二舅媽對夫家所有人的愛!她是真的親力親為,實踐為人媳婦的最高尚的美德!她常掛在嘴上說自己學歷不夠,所以她為人處世的態度就更顯謙卑!任何人對她的好,她心存感激而且加倍奉還!也因此我跟弟弟一直受到二舅和二舅媽視如己出的照顧,包括在這次告別式的過程裡,也都是二舅媽打點很多細節,幫助整個事件圓滿落幕!
此外當然還有葬儀社人員非常貼心的協助,上次爺爺的告別式也是透過這間葬儀社經手辦理,沒想到距離上次到這次,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最後當然還要謝謝館長和小娃!不能否認我脆弱的個性在經歷接二連三密集的生離死別之後,常常喜怒無常,低壓情緒常常影響到我們的家庭生活!但小娃和館長一直默默承受著,直到有一天情況實在太誇張了,館長也只是提醒我,希望我能試著振作!而小娃更是常常被我閒置在一旁;面對一直放空而且恍神的媽咪我,小娃只好自己看書或者看電視打發時間.....

放下
事情發生在沒有人準備好的那一刻,但我卻學到自己隨時都得懂得「放下」!
如果我一直回顧自己來不及孝敬外婆,還不如告誡自己趕緊珍惜與孝敬我的爸媽!
3月17日對我媽媽而言,是一個有太多情緒衝突的紀念日!而且剛好是在媽媽60歲大壽的這一年,只差那麼幾個月,媽媽就可以一償心願的與自己的媽媽共渡大壽!
而我總算在休生養息了幾天之後,身體與思緒逐步清晰,平靜下的產物也才能委委道出。
希望一切就繼續輕輕的放下,放下......,直到我們的生活又再度慢慢的步上正軌,前進!



公公婆婆年輕時的合影.jpg
↑【婆婆與公公年輕時的合影】
婆婆的出身在國共抗戰時期算是非常有錢的人家,因為婆婆的爸爸任職洋人機構,所以婆婆幼年生活非常的富裕,享受著有傭人伺候,每天早上用燕窩刷牙的好野日子!但抗戰期間嫁給當時是軍人的公公,並且逃難到台灣之後,就開始過著跟一般外省人一樣辛苦的歲月!

Family_中間那位是婆婆.jpg
↑【Our Family - 中間那位是婆婆】
這張是將近十年前大家到斗六二姨家(穿黃黑直條紋上衣)過年時,大家出遊中正大學時的合照

娃娃滿月時與婆的合影.jpg
↑【小娃滿月當天與婆的合影】
算一算應該是外婆過世前三年半左右照的照片!當時她氣色紅潤,而且很高興看到自己的曾孫子出生!

婆婆生日.jpg
↑【2009年2月28日,外婆81大壽】
外婆過世前半個月,大家到三姨住處給外婆慶生!

創作者介紹

Pure Sisly

sis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more
  • http://www.umore.tw/每月提供會員上萬件商品免費試吃、試用!
    因為您是部落格主﹐提供您任選五樣商品試用一個月的機會。
    請跟我連絡umore.blogsgmail .co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