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放乎空,人生啊才有望,乎我陪你渡難關.....」
要不是歌唱比賽節目,我想我也沒機會認識這麼多平常不太會去注意的歌。尤其是台語歌!那對我而言根本是外星文ㄋㄟ~~~~

今年提早報到的寒冷夜裡,當無意間聽到江惠自己填詞譜曲的這一首「甲你攬緊緊」,一股暖意由內而外流洩在我眼眶、我的咽喉、我的回憶......

  

我欲甲你攬牢牢 因為驚你半暝啊爬起來哭
甲你攬塊心肝頭 乎你對人生袂擱茫渺渺 
 

我欲甲你攬牢牢 不免驚驚 驚見笑
世事乎人 想袂曉 需要一個肩甲頭

我欲甲你攬牢牢 乎我陪你唱同調
分擔你的憂 你的愁甲你的哭 哭完心事著無了了 
 

我欲甲你攬牢牢 乎你袂驚袂擱號
往事放乎空 人生啊才有望 乎我陪你渡難關 
 

我欲甲你攬牢牢 不免驚驚 驚見笑
世事乎人 想袂曉 你 需要一個肩甲頭 
 

我欲甲你攬牢牢 乎我陪你唱同調
分擔你的憂 你的愁甲你的哭 哭完心事著無了了 
 

我欲甲你攬牢牢 乎你袂驚袂擱號
往事放乎空 人生啊才有望 乎我陪你渡難關 
 

往事放乎空 人生啊才有望 乎我甲你攬緊緊

 

因為看不懂,更聽不懂台語,所以還問了坐在旁邊的館長這一句是什麼意思?那三個字是什麼意思?
短短的一首歌結束後,我跟館長說:「這首歌,好像在講著這些年來,你所為我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份心意呀!」
館長靦腆的笑一笑。然後這場談話,就在兩隻交握的手掌中,進入另一種寧靜的沉默。

 

「世事乎人想袂曉,需要一個肩甲頭」,這兩三年來,我生命裡的起承轉合突然太過密集緊湊,我想破頭都不知道自己身處在哪一片黃沙塵捲之中;對於命運的安排,如同歌詞所說的,世事真是乎人想袂曉呀!!(「想袂曉」還是透過翻譯才知道意思的呢!)。但儘管每一次,我如同在大漠裡失去方向感,或者像在鋼索上失去平衡感,總會有一雙永遠粗糙卻暖烘烘的手,找到我胡亂揮舞的雙手與靈魂,逐漸引領我走向平靜。這雙手不是聖手,這雙手的主人也不是聖人,他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凡夫俗子,他只是有一顆憑著直覺往前行的純良,捍衛著自己的家園與家人。

 

「往事放乎空,人生啊才有望,乎我陪你渡難關.....」。我親愛的這位,最常跟我講的就是這句話,因為他知道我聽不懂台語,所以他會眼神定定的看著我,認真的用國語這麼說著:「媽咪呀!事情都過去了、過‧去‧了,看看妳現在擁有什麼?可愛的小娃需要妳,還有我在,妳別怕!快點堅強起來!」。一開始聽到這些言語,對我而言根本像是隔著城牆搬的遙遠,因為沒有人能完全體會我內心的痛,沒親身經歷的人不會懂那種重量壓在胸口爆破力。我一直強調,我是孤單的行走著。
但隨著歲月沉默的前進著,如同我身邊這位親愛的,也一直沉默的用行動代替他無需多言的扶持。直到慢慢的,終於有一點點微弱的跡象,到後來生命裡越來越明顯的亮度,證明了我並非真的孤單,而是我把自己陷入受害者爬不出來的枯井裡,自舔傷口、自憐自艾。
我才知道,驀然回首的燈火闌珊處,一直有一份強烈的堅毅支持著虛弱的我,撐起這個搖晃在風雨中的家。

 

往事放乎空,不是一件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的事,但也絕對不是一個比末期腫瘤更頑固而必須被迫棄守的不可奈。
只是的「時空」在此時是一個奢侈又必須的物件,慢慢的、一點一滴的將如清香般的一抹寧靜,內化到糾結纏擾紛亂的心裡。
幾個月前,當我哀莫大於心死,心想再怎樣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於是開始與時空並肩而行,把自己交付在那雙粗糙的手掌裡之後...........直到,我一直期待的那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原來,該是輕盈翩然來時,自然而然我輕輕的一吹,那些曾經壓垮我靈魂的重量,卻如同掌中沙塵,飄落在風裡、土裡;從具體化為散末,落在任何一個可能被依附的角落裡,無法再聚合成一股能抵慟我的力量。我訝異這個看似輕而易舉的轉變發生在我生命裡。
不過是幾個月前嗎?我跺步在只有自己迴音的鐘罩裡對抗著自己的歇斯底里;如今我卻能夠自由自在的聆聽秋天與冬天搶拍的重疊、感同身受WaWa身高眼中的世界,卻比一倍身高的我更為開闊與甜美。

 

時空證明了我可以,也證明了我身邊這位親愛的,他自始至終對我所堅持的一切是對的。
我感謝我身邊這位親愛的,他與時空穿叉在任何我需要的每一個脆弱的時刻。但最美好的是,我身邊這位親愛的與時空,雖然包容了過去的我,並且迎接了現在的我,卻從來不曾對我有所期待或要求,我享受這股清悠似乎就像細水長流般,緩慢而且理所當然。
因為身邊這位親愛的跟我說:「人生不就是應該這樣嗎?」

 

回到我們平凡又幸福的婚姻生活裡,濃情蜜意似乎不是我們消化得起的食量;我們曾經一同併肩經歷那些說來說來話長的風雨故事,而且是壓縮在我們新婚後的那短短幾年內。
現在的我們,一天24小時裡真正相見而且可以交流最深度的時間,少得以週為單位。
今晚難得一家三口開著車,在飄著細雨而且人車稀疏的台北街頭閒晃。車內溫度比不上我們內心裡的滿足,就算嘴上聊的可能是言不及義,或者偶爾寧靜還是比交談略勝一籌,但我們享受著這一切,因為這就是幸福。
WaWa也自得其樂的在後座參與我們談話,或者驚呼著窗外那些我們成人物化後的眼光所觸及不到的驚喜!!

 

人生有此,夫復何求?
我有一個強硬的肩甲頭堅毅又固執的守著這個家,自己也終於學會了想袂曉的往事就放乎空,還有個天馬行空的孩子每天帶給我不同層次的喜怒哀樂+驚喜,我心滿意足矣!!!
除了感恩與感激,我更學會珍惜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掬手可得的這種平靜。

創作者介紹

Pure Sisly

sis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