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不知道何時開始,擱淺了一個想要行山越嶺,不為了什麼卻純粹只是為了想親自前往而往的計劃。
然而每天睜眼後週而復始的忙碌,漸漸消磨我對遠行的衝動、緩緩平息我情感過於滿溢的期待。

直到這趟旅行終於確定成行了,迢迢南北的舟車將會是我們一家三口即將要面臨的疲累,但我們還是在冬陽蘊釀時分起程。
日月星辰與車窗外呼騰的風塵,陪伴我們越過濁水溪以北的山巒,還有重溪以南一望無際褐栗色的穀草。
同行路上該是單調卻不知何故頻頻繁雜的車陣,拖延我們旅程的時間、還有加重我們疲乏的倦意。
但也許是因為人一旦激遇了叫做「難得」這種酵素,很輕易就能匯成一股意志力,支持自己的軀體與精神,奔馳到下一個驛站。

今晚的驛站是可以俯視高雄港灣的小房間。
眼前,深夜的港口燈火點點。也許是因為風塵僕僕,早早入枕的意識滲入模糊之中。
依稀記得闔眼前心裡覺得暖暖的,因為我滿心期待著當窗外的寧靜轉為朝陽之後,原本一直擱著的小願望將會正式運轉成一連串緊湊卻溫暖的小小旅行.......

清晨海港的霧氣將天際、樓宇、貨輪,甚至海平面染成一片淺紫。
我起得早,站在20樓高的落地窗前,緩緩飲著一大杯溫水,靜賞著昨夜下榻飯店時除了燈火之外一切深黑的高雄港灣,隨著晨曦迎來薄霧散去,所有輪廓總算祤祤現形。

今天中午以前,我們只有很短的時間,卻要分別會會兩家人:表妹一家子;以及新手爸媽Chris、Evelyn。

見到表妹和剛滿2歲的寶貝兒子就已經是一場歡喜,還意外的知道表妹肚子裡已經裝了一個剛滿三個月大的小傢伙。
一向感性溢於理性的我,一想到表妹的幸福與終於努力順利懷孕,竟頻頻感動得淚濕哽咽!
快想不起上一次大夥相見是何時?好像那時小姪兒才剛會走路呢!瞧這會兒,表妹肚子裡又裝了一個了!
隔著早餐桌,我細細的看著小姪兒的模樣、靜靜的感受著表妹與表妹夫細膩的互動,剎時心裡原本擱著的不知道的什麼,落成一翩羽毛般輕輕暖暖的讓我盈盈而笑。

趕路在即,時間有限,大人們看著眼下兩位相差三足歲的大小孩(阿娃娃)與小小孩(小餅)互相依依不捨的道別,我更是忍不住的向前擁抱表妹與肚子裡即將來到世上的小家人,感性一來眼前又是一陣潮,哽咽了我太多想叨絮的叮嚀與囉嗦!

kissbye 

三十分鐘後,我們匆匆踏入Chris家裡。
為了能趕上初生兒醒來的時間,我們在這個完全不熟悉的城市裡著急的悶轉著。還好總算趕上小公主難得醒著的空檔,逗弄小寶貝一會兒。
新生兒不過巴掌大小,揣在懷裡的質量跟個包包差不多輕巧,但我這個不稱職的全職媽媽卻完全拿這軟趴趴的小生命手足無措!!抱了二十分鐘,汗水已經沁入我薄上衣,腰痠手疼緊接著來!
趕緊把小采甯還給Evelyn,反觀還在做月子中的Evelyn抱起孩子卻維持著一派優雅,身手俐落,讓我頗為汗顏呀!呵呵~
簡短的與Evelyn交流了一些當媽媽之後的心得,看得出Evelyn信心滿滿,而且儼然有為母則強的氣勢,Chris當初的選擇果然沒有錯!
讓我不禁想起一句老掉牙的名言:「女怕嫁錯郎」,此情此景,我更相信男人也怕「娶錯婆娘」;因為娶對了人,婚姻成為一樁事半功倍的人生旅程,互惠彼此與世世代代!

chris 

再度起程,又是一場追趕夕陽與月暉的競賽。
我們一家三口的五臟廟承蒙Chris的照顧,酒足飯飽矣!行李箱裡也躺著雙份高雄名產,離去時只知道自己心窩裡暖暖的!有些友誼即使相隔數哩之遙,或者基於種種原因,數年才能見上一面,卻總會在交會時體會到最真摯的情感!
誰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在我看來,平靜如水的背後,卻是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深意重.....

館長再度駛上高速公路,身為乘客的我與娃娃,對於舟車奔馳已經逐漸感到疲憊與不耐,還好今晚的驛站是台中,還好。
台中住了我的二舅、二舅媽與三姨,他們是我生命中非常值得學習的長輩。
也許書讀不多、錢也賺得很辛苦,但二舅跟二舅媽認份又樂觀,誠懇的對待身邊每一個人,不論老少。
在我年少輕狂的歲月裡,他們給予我極大的包容與照顧,一直到現在,我常抽空打電話問候他們倆位,聽到他們的聲音、聽到他們開心的笑聲,我的心有「家」的感覺。
早在冬天乍來時,就盤算著今年的農曆新年不會南下與家人團圓,所以此行南下,既然下榻台中,無論再疲累,我都希望見見二舅與二舅媽,也讓他們看看我們。
二舅媽的笑容還是一樣自在,二舅眼角與臉龐明顯拂上歲月的風霜,晚餐席間我悄悄看著他們,心裡算算多久沒見到他們倆佬了?卻不敢去試想,下一次再見到他們會是多久之後?
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看我呢?他們什麼都沒說,一直以來,他們只要看到我們好,他們就覺得好,他們就會笑得如此滿足自在....

三天兩夜的風風塵僕僕,最後終於在週日的下午劃下句點。
車子行入細雨中的台北,然後再滑進家裡地下停車場的車道裡,我和娃娃不禁異口同聲輕呼一聲:「終於到家了」!
是呀!終於到家了!
起程時滿腔的期待與興奮感,換來回程時滿載的情感與溫暖;我這廂情深意重的披星戴月之旅,總算安頓了我心裡那份情。
小娃還小,也許還不懂我們這般辛苦所為何來?又為何而去?但我想總有一天她會懂,當她回家後的這幾天,總會在電腦前看著我們南下時拍的照片,用她童稚的方式回味這趟旅行的所見所及。

但我想,Chris跟Evelyn夫妻會懂、懷著第二胎的表妹也懂,一向視我為己出的二舅跟二舅媽更會懂,西西里式的情深意重並不擅於言詞,也許只會溢於眼角的暈潤,也或許只會化於文字傾洩在箋箋字句,也或者就像這一次瞬化為一趟甘願為此的奔波,身心皆疲卻心滿,意足!

謝謝館長陪我遠行一趟,完成我內心裡漣漪已久的心願,也謝謝小娃始終耐著性子隨著我們南來北往,更謝謝有在高雄與台中的親朋好友們,讓我看到你們過得如此的好!


more about our trip
more about our trip


Cuisine in Kaohsiung
Cuisine in Kaohsiung


創作者介紹

Pure Sisly

sis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